玉泉往事之松鼠

我喜静,易被外界所干扰,因此常常呆在图书馆,晚上才回到宿舍。这一天晚上,突然发现桌上的火腿肠破开了几个洞,洞口边缘呈锯齿状,似乎被什么动物撕咬开的。仔细查看了所有门窗,发现在纱窗底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漏洞,也没多想,只是自此以后,出门时多半会将玻璃窗拉到覆盖漏洞的地方,防止它们再进来。

好景不长,在没有被玻璃覆盖的地方,悄然又出现了一个同样大小的漏洞,桌子上的巧克力常常散落在地板上,离洞口不远的窗台上遗留下几颗米粒大小的分泌物。它们,在向我宣战!

纱窗上的漏洞

我们之间终有一战!只是,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。

这一天,我正躺在床上,一道黑影嗖的一声从窗前闪过,停留在窗外的晒衣架上。定睛一看,好你个孽畜,多日来祸害寝室的凶手终于出现了。

尖尖的小脑袋上嵌着一对黑珍珠,眼神中带着几分狡黠,一动不动地看着我。粗壮的大腿和几乎占据一半身躯的大尾巴让它能够在玉泉呼风唤雨,如鱼得水。

高手!看来这一战凶险了。

松鼠

我慢慢地下了床,向它靠近过去,准备给它一个下马威。它似乎识破了我的计谋,灵动一跃,直接攀附在了墙壁上,上上下下,来回几圈,最后趴在空调冷风机上,只露出一条大尾巴,晃来晃去,似乎对我说:「 Naive!」
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它已立于不败之地,能奈它何?

我败了,败的那么彻底。

「 长夜将至,我从今开始铲屎,至死方休。我将不独享零食,不争荣宠。我将尽忠尽职,生死於斯。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铲屎官,今夜如此,夜夜皆然。」

2016 年 05 月 26 日

展开评论